贝岑山下小红猴

【诸位好,我还是那个CK】
【卡斯滕•拉米劳人蜜颜粉球技黑】
【FCK-凯泽斯劳滕死忠】
【2002届本命】
【1954届花痴】

【名侦探柯南】淀川左岸物语·上之卷·清和(一)

写在前面:

A CP含关西组全员,大部分官配向,少部分逻辑拉郎向,极少部分原创向

B 含子世代与父世代故事,相关CP单章tag,不喜请跳

私设如山,因此而带来的OOC不可避免,食用请慎重

现实向,但不排除怪力乱神


前文传送门:初空(四)


——————————————————

 

01

保持着趴在课桌上的姿势向外望去,湛蓝透明的晴空耀得人睁不开眼。在那之下,正对着校门的那条路两侧正盛开着绯若云霞的八重樱,以煊盛的姿态一直绵延到远处的楼宇间。之前下过的雨丝毫也没有影响花树的繁茂;乍一看,简直像条绣了亮色纹路的和服腰带摊开了来。

“真是肆无忌惮的花啊。”

静华小声地说。以此种方式宣告四月的来临,倒显得八重樱有些咄咄逼人了。

“是在说那边的樱花吗?”信惠也向窗外探了探头,“开得那么重,简直叫人害怕。夜里的时候,会有花妖出来吧?”

“那有什么好怕的,樱花妖应该不会轻易伤害人,最多也就是迷惑一下心智不定的好色之徒罢了。”提出了反对意见的尚美,趁着同伴远眺之时从对方便当盒子里挑走了一小段虾肉,“小静肯定也不害怕,对吧?”

“曾经听人说,樱花开得越旺盛,越说明下面埋了尸骨……”

“诶、诶?!小静你不要吓我啊!”                       

“那是渡边淳一*的说法吧?”

“如果是真的也不奇怪,毕竟传说咱们学校从前就是个大坟场啊——”

“别说啦快别说啦……”

三个女孩子围在窗边,就着与樱花有关的怪谈故事吃午餐便当。静华夹起一丁方头鱼,送到因被吓到而哭丧着脸的信惠便当盒中:“明明是剑道部的主将候补,还能被怪谈故事吓成这样,真奇怪。”

“那、那是因为竹刀又砍不到鬼嘛!”

池波静华与丸之内尚美、今枝信惠是自国中起就认识的朋友。她和尚美从国中到高中一直以不可思议的好运气保持同班,而信惠则因剑道结缘而加入到这个小团体中。西寝屋川第二中学以丰富的社团活动和府内优秀战绩成为地区内知名的公立学校,吸引了很多有兴趣专长的学生;当然,其中也不乏不参加任何社团的学生,譬如静华。她选择这所学校只是因为离家较近而已。

“话说回来啊,都已经到了四月,常盘台前辈的伤还没好,”信惠有点发愁地戳了戳白米饭,“这样下去一定会错过地区选拔赛,那咱们学校万一抽到改方可就伤脑筋了。”

“团体赛出战名单的最后一人还没决定好吗?”

“泷上和大江倒是在争这个名额啦……可是比起常盘台前辈,这两位确实还是差得远。”

尚美颇带同情地揉了揉信惠的短发:“听起来,比国中时候困难多了。”

“那时候当然不一样!因为有小静在啊!”

一直默默听着信惠分析状况的静华骤然成了被瞩目的焦点。她摇了摇头:“现在你也别指望我啦。毕竟不是剑道部的成员——”

话音未落,手就被信惠一把捉住:“部长说了,如果能把小静拉进来,就算部长让给小静也没关系!”说着,惟妙惟肖地模仿起部长安田的语气,“‘西二高的目标是全府制霸!为了消灭改方,一切都可以牺牲!全员都有,你们的信念和贞操,都要毫无保留地献给西二高!’”

“贞操什么的……”静华咋舌。这倒的确是雄心万丈又偶尔脱线的安田能说出来的话。

尚美则给出了很直接的评价:“既不现实,且恶心。有这样的部长,也无怪乎小静不愿意加入剑道部了。”

静华没有参加任何社团倒是与“脱线安田”并无关系。即便脱离了社团活动,她也并没有远离剑道:身为柳生新阴流道场的女儿,每天也要接受父亲的试炼与兄长、前辈们的挑战。剑与竹刀对静华而言,在自出生至今的十六年里已然成为最熟悉的东西,由肢体的延长进而成为肢体的一部分。但近来,她又有些抵触几乎成为自身血肉的刀剑。

“你的心不能保持平静。”

父亲在看过她的比赛后如是说。那是国中三年级时参加的全国大赛,原本自信于所持剑术而对优胜志在必得,却出乎意料地被一年级的对手压着打,最后以相当难堪的比分输掉了比赛。从那之后,为了追求父亲所说的“平静”,静华做了不少努力,甚至跑去外公主祭的神社闭关修行,却并无所得。

大概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逐渐感觉手中的剑变得陌生。

如果以这样的状态再去参加比赛,恐怕等不到和那位曾经战胜了自己的椿美智子碰面,就已经被一般对手挑落了吧。

这些话,即便是亲密如尚美和信惠,静华也不曾说过。因保有柳生新阴流继承者之骄傲而生的怪诞执念,当然不可能为以剑道为消遣的信惠所理解;实际上,大约也只有兄长昭一稍有觉察而已。

而此时信惠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摇着她的手:“呐,小静……”

静华硬起心肠,摆出一副无奈面孔:“没办法,我也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参加社团活动。每天回家后要帮母亲给在道场修行的前辈们准备晚餐,还要辅导弟弟的功课……真是有心无力呀。”

尚美和信惠都曾经来拜访过池波家的道场,也的确知道静华所说并非虚言。两人对视一眼,尚美只好安慰深受打击的信惠:“安田前辈确实很强人所难。与其把希望寄托在让小静救场之上,还不如花点心思好好琢磨怎么让其他部员早日独当一面呢。”

“服部也是这么说的啊。”信惠叹了口气,“主将都这么说了,部长大概也得稍微放在心上了吧。”

“侥幸心理作怪嘛……”

“‘脱线安田’,部长的绰号真是名副其实。”

“不过……总是还是抱歉呐,阿信。”静华双手合十摇了摇,歉意地朝信惠低下头,“最好的结果就是常盘台前辈早日好起来,重新组成黄金阵容。”

“不需要道歉啦!又不是小静的错。”

话题很快又转向了对剑道部里几个风云人物的八卦。静华一边跟随两个好友的思路,一边想起那场比赛输掉后,父亲看到自己眼泪时说的话。

“若是不能明白拿起剑的目的,就无法持有坚定的信念。既然没有始终如一的‘信’,你手里的剑就会与心意向左……长此以往,你必输无疑。”

她的目光游移着,望向绚烂得有些浮躁的樱花。

拿起剑的目的……

如果不能想明白这一点,手里的剑无疑将会指向错误的方向。

静华陷入了沉思。

 

02

苇舟屋书店坐落在与淀川一街之隔的小巷子里,正占据了五向路口靠近东南方的一个角。单从门脸看,也并不能准确说出这是家咖啡店还是推拿保健诊所。爬山虎覆盖了整个两层楼,只在入口处上方露出一爿木头招牌和上面的店名。虽然距淀川公园相当近,但因为在周围环境里隐藏得太好,大多数人常常径直从路口穿过去。如此一来,原本占据了优势地理位置的苇舟屋反倒比两个街区开外、位于五金器材市场里的胜义书店更显门庭冷落了。

店主丹川琢磨曾经是大阪电器大学的教授,因备受类风湿折磨而提前退休,在淀川边开了一家书店。受主人家高级知识分子气质影响,苇舟屋书架上的书太半都是文史哲相关,因常人看来难以吃透而颇受冷遇;静华却因此而喜欢这家苇舟屋。虽然并不在上下学的必经之路上,出于偏爱,也会额外绕一点路去看一看有没有新上架的书。

静华将为预防突然下雨而带的长柄伞挂在店门口的架子上,推开镶了磨砂玻璃的木质拉门。守着收银台的店主丹川从埋首的一堆新书中抬起头来,看清她的模样后笑呵呵地招呼起来:“啊,池波君!”随即朝某个书架一指,“今天正好有本堂久未的新书到了,快去看看吧。”

旧习难改,丹川仍喜爱用称呼学生的那一套对待年纪小的客人。与静华交好的丹川之女遥曾向她抱怨,说父亲在家称呼自己和弟弟时,都要在名字末尾带上“さん”和“くん”,好像在进行以校园为背景的角色扮演一样。

静华在书店里转了一圈,拿了一本本堂久未的《花之散里》。

“阿遥今天不在店里呀。”

“说是今天有课外参观活动,就不来店里帮忙了。”

遥比静华小一岁,在大阪市里的私立北天满恒世学园念一年级,据说是因为父亲和学园的理事长颇有交情而就读于此。私立学校往往被称为“精英贵族的摇篮”,静华倒没认为遥看起来多么像传说中的“大小姐”;如若一定要说她对遥有什么歆羡之处,或许恒世那身漂亮的制服才是真正引发羡慕的根源。

“一共七百六十五元,谢谢惠顾。”

“不会。”静华将书装进背包,忽然又想起一事,“对了,还要麻烦琢磨先生转告夫人,这个星期六我可能需要晚一个小时去上课……弟弟的学校要举办亲子活动日,我害怕来不及赶回来。”

自与遥成为朋友后,静华向丹川夫人请教歌留多技巧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

丹川宽容地摆摆手:“没事,我会转告她。如果她还有什么别的安排,就打电话给你。”又说,“好好努力吧,池波君——争取今年顺利升上A段!”

“是,我会尽力的。”

虽然这样说着,静华自己也没有多少把握。小时候跟着外婆学来当消遣的歌留多后来也成为了协佐剑道训练而坚持的爱好,在剑道受挫之后,对歌留多的兴趣反而日益增加。虽然到目前为止也相当顺利地升到了B段,但瓶颈期却是难以轻易跨越的存在。

父亲所说的“心不能保持平静”,大概也是一样适用于歌留多的评语吧。

她有些丧气地跺了跺脚。

好想赶紧回到家,和哥哥们或者前辈们痛痛快快打一场——哪怕是被父亲责骂为破罐子破摔也好,像现在这样心中积压得满满的郁闷,简直如被人揉捏的气球一般,马上就要爆掉了。

标识行人等候的红灯在马路对面亮了起来。静华停下脚步,犹豫着要不要把新买的《花之散里》拆开来,在等红灯的间隙里稍微瞄上一眼——

“给我站住!”

雷吼般的喝叫在不远处炸响,借着幽深的巷子迅速扑到了静华耳中。她吓了一跳,长柄伞于下意识中抢先行动落入掌中,在反应过来时,已经面对冲向自己的人影摆出了柳生新阴流的防守式。

是抢劫犯吗?

甚至没来得及辨认来者的身份,只直觉对方手中挥舞的银色金属亮光将要对自己产生威胁,便毫不犹豫地出手了。第一刀突刺对方左肩以止住继续前进的势头,第二刀变横向自下而上逆袈裟斩阻断反击路线,第三刀——

一串细碎而清晰的碎裂声响后,手里的伞承受不住如此大力道的冲击,终于扭曲着断裂。

静华没有犹疑,调转伞身,以伞柄为剑首,当头斩下——

面!

被击中的男子丢掉了手中的红色女士提包,喉咙里咯咯响着,瞪大眼睛缓缓瘫软在地。

直到这时,静华才意识到自己掌间传来刺痛感。她垂眼望去,发现被生生扭断的伞轴从防雨布中刺出来,断裂处的金属棱角从无名指根到掌中划下了不短的血痕。

她悬着手腕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想起要从书包里找出创可贴简单包扎。正在此时,倒在地上的人发出断断续续的呻吟,似乎想要站起来;静华皱起了眉头,长柄伞一扬,再度挥了下去。

却被生生阻在了离抢劫犯的胸口一掌之距的地方。

“诶……”

突然出现的是一柄真正的竹刀。循着刀柄的方向望过去,单手稳稳攥着竹刀的是个穿着西二高校服的男学生,有一张似曾相识的脸。静华只来得及推断出来人或许是剑道部的成员,就见对方将抢劫犯手边的匕首一脚踢远,回过头来对自己说:“补上那最后一下,你也就和他没什么区别了。”

“哈?”静华怔了一怔,紧接着就被骤然蹿升的怒气包围,“说什么呀?你没看到他还打算起来吗?既然手里拿着刀子,如果不再补一下岂不是要被捅一刀吗?”

“那就从正当防卫变成防卫过当了。”

静华注意到对方有一双狭长的眼,此时正审视般微微眯起,让自己忽然生出了被看穿的无措感。正因如此,静华暗自腹诽,才显得格外讨厌——这算什么嘛,半路杀出来装好人的混账狐狸眼!

“总之先报警好了。”

“我已经让同伴通知巡警了。”狐狸眼男生说话间已经走到匕首掉落的地方,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小心地包住刀柄拿了起来,“追了三条街,这人跑得也挺快……不过,也有你的功劳。”

“这话说得真让人火大——是多亏了我才把他拦下来吧?”静华愤愤地瞪着躺在地上的抢劫犯,大概是被她的眼神吓到了,失去了反抗能力的男人乖乖地躺在原地一动不动。“那边的狐狸眼同学,你说话之前也要先考虑一下吧?”

“名字和人完全不一样。”

“哈,你在说什么呐?”

“我在说你,”狐狸眼男生将竹刀插回背后的护具袋中,毫不避讳地盯着她,“明明名字是‘静’,内里却一点也不平静。”

你的心不能保持平静。”

耳畔又回响起父亲严厉的话语。突如其来的委屈感汹涌而至,静华咬着嘴唇,努力抑制着眼眶里肿胀起来的酸涩——不能哭!绝对不能哭……明明、明明已经发过誓,从那之后、绝对不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流泪!

她颤抖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服部!”远远地传来另一个男生的叫喊,随之而来的还有蹬着老旧自行车的巡警,“你那边没事吧?”

狐狸眼男生向同伴举手示意自己平安无事。静华在听到那个姓氏时略微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魔鬼平藏?”

因场上比赛、场下训练后辈都毫不留情而有“魔鬼平藏”之称的西二高剑道部主将,名为服部平藏的男生转过脸来,眉头深深蹙在一起:“别叫那个绰号。”

因被教训而愤懑的静华,此时却慢慢收敛了那些要溢出眼眶的委屈。是“魔鬼平藏”啊……国中时曾一人单挑八个高中生因此误了全国大赛的“魔鬼平藏”。

如果能和这样的人刀剑相向……

她露出一个奇妙的笑容,左肩前倾,将已经扭断的长柄伞重新挑出起手式。

“喂,魔鬼平藏!”

原本面上已因为那个称呼而表露出不耐的男生,在看清静华动作后,神情明显一滞:“这是来自柳生新阴流的战书?”

 “既然你说,我不够平静……”

静华很满意对方的反应。能够一眼认出自己的师承流派,在高中生剑道修习者中也是难得,“魔鬼平藏”想来不是虚名。

“——那就让我看看,你所说的平静吧!”

 

 ——————TBC——————

 注:

“樱花树下埋藏着尸体”:出自渡边淳一《樱花树下》。本文将名柯那奇妙的平行世界时间线与现实时间线加以结合,设定公历2017年为服部平次17岁初登场之时。以此推算,池波静华高二时,渡边淳一《樱花树下》业已出版畅销。


啊……果然还是写娘老子的真·大阪爱情故事比较愉快,因为可以看不顺眼互相开揍【。

毕竟,静华様可是掌握着本部长耳朵的女人【。

评论(9)
热度(28)

© 贝岑山下小红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