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岑山下小红猴

【诸位好,我还是那个CK】
【卡斯滕•拉米劳人蜜颜粉球技黑】
【FCK-凯泽斯劳滕死忠】
【2002届本命】
【1954届花痴】

【名侦探柯南】淀川左岸物语·上之卷·初空(四)

写在前面:

A CP含关西组全员,大部分官配向,少部分逻辑拉郎向,极少部分原创向

B 含子世代与父世代故事,相关CP单章tag,不喜请跳

私设如山,因此而带来的OOC不可避免,食用请慎重

现实向,但不排除怪力乱神


前文传送门:初空(三)


本章有严重的crossover,涉及《阴阳师》《剑勇传说》等


————————————————————


09

“我走了。”

“好,晚上见。”

电车门在面前闭合。平次的脸随着出站音乐往后滑去,和叶又摆了几下手,直到感觉车厢有些摇晃才抓住上方的吊环把手。

车厢里没有多少人,这让和叶着实自觉幸运。印象里,工作日往淀屋桥去的JR几乎都挤满了西装族,沉默不语面无表情地拥在一下子就变得狭窄的空间里,到了站含糊地说一句“抱歉”再费劲地抱着背包挤出人群走向出站闸口。学着如何从早高峰JR和地铁人潮中存活下来、按时到达公司打卡,是每一个社会人必须尽快掌握的基本技能:痛苦,疲倦,但如果不这么做就会死掉。

决定在大阪市区内工作后,平次很快买了车。每天早上八点,他载着和叶离开两人同居的公寓,在京阪国道上稍微塞一会儿车;在差十五分钟九点的时候,马自达CX-9靠边停在御堂筋线淀屋桥站西北出口,等和叶下车后再掉头沿土佐堀大街往东折返,最终目的地是位于大阪城公园西侧、与之隔一道外濠相望的北天满前田医院。在特殊情况下,譬如不好安全驾驶的雨雪冰雹天,或者像昨天一辆沃尔沃休旅倒车时不小心撞碎了CX-9的头灯,两人便搭乘JR感受一下日益增大的城市人口压力。

南海书房的闻名业内的弹性工作制带来的好处之一,就是和叶可以独占早晨稍显寂静的编辑部。除了几个因为截稿日将近、不得不连轴工作的同事外,此时尚没有其他出现在办公室的人。她将细颈瓶里将要凋谢的波斯菊抽出来,换上新买的葱莲,点上些许盐水,将待放的花置于桌边靠窗的位置。这些热爱阳光的植物将先于三月将春天带到南海书房里来,这样的想法让和叶对葱莲的花期有所期待。

她端着泡好的咖啡坐下来检查邮件。《西南季风》的截稿日在一周之后,自然而然地,几乎没有特约专栏的作者提早交稿;邮箱里只躺着两封投稿,和三宅一生的推送邮件。

这次来信的投稿人此前也在《西南季风》发表过短篇小说。和叶打开附件里的文稿,正打算细读,一边手机“叮”地提示有LINE消息进来。

此刻正在波士顿参加笔会的前辈朝仓凉子发来了消息:“莲火老师在报告厅接受创作谈采访。真是大美人啊!”后面还跟了一张照片,图中的女性正垂眼浅笑着与看似是记者的人对话。

和叶颇有自豪感地回复过去:“多谢夸奖!”

“又不是在夸你,你也太得意了吧?”

“毕竟我是你崇拜的‘莲火老师’的女儿嘛。”

“哼哼,你要感谢这个身份!没有它给你加分,我才不和入职不到一年的新人交往。”

和叶忍不住大笑。实习期里她就听说了这位前辈严厉且犀利,常常把手下的新人训得直哭,即便是男性也不例外。正式入职后,和叶不幸被分到凉子手下,本以为以后要进入地狱训练营,却因为某次凉子到家中送文件而正好与来过周末的莲火遇个正着得以转变为新的契机:自幼崇拜莲火的凉子一改原先的冷面利语,居然渐渐和和叶发展出了朋友关系;傲娇与毒舌虽并非一日就能扭转,但和叶自发现凉子的另一面后也更对前辈敬爱有加。

“那么等母亲回来之后,我应该好好请母亲吃一顿大餐。”

“不邀请我吗?”

“怎么可能呀。”

“美国人擅长投直球,问的问题尤其尖锐,好在莲火老师从来没有让他们占到便宜,简直滴水不漏啊。”凉子又传了几张照片,大概是早些时候拍到的,“是《华盛顿邮报》的记者,估计心里气坏了吧。”

“前辈你还有时间和我传讯,不认真听吗?”

“有录音啦,回去还要仔细听一遍。”

字里行间的计划通让和叶回忆起高中时想办法去参加明星见面会的自己。

“话说回来,莲火老师也的确是个难缠的对手。”凉子发了个垮下肩膀的表情,“昨天我以私人身份约莲火老师去喝一杯,结果还是……”

和叶有点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又提了希望母亲她将下一本小说交由南海出版的请求吗?”

莲火身为拿到过直木赏的关西怪谈小说家,向来是许多出版社争相邀约的对象。但从出道至今二十余年,众所周知,莲火只与京都的英谈社保持了合作关系——处女作《东堂夜话》也好,直木赏获奖作品《千鸟之森》也好,都交付了英谈社。南海书房自然也有着相关计划,并决定由毛遂自荐的凉子负责游说工作;但照此情形看来,凉子又一次碰了软钉子。

“更可气的是,我和莲火老师说话的时候,寒川不知怎么搞的突然就过来了……”LINE那边连续发了十几个怒火万丈的表情,“肯定是正好听见了莲火老师婉拒的话,冲我不怀好意地冷笑——简直人如其名!啊啊啊气死我了!”

寒川是英谈社新配与莲火的专任编辑,接替因身体缘故不得不引退的镝木先生。

“……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和叶知道这其中的关节,“毕竟南海和英谈社都想要独占关西市场,怎么可能把重要作者拱手相让……”

“只要莲火老师点了头,我看寒川那家伙还怎么笑得出来!”

相比于凉子的雄心壮志与热情,和叶对于母亲未来可能转投南海书房一事还是持悲观态度的。并非莲火对于南海书房抱有什么偏见,实际上当和叶被教授推荐去做实习编辑时,母亲还表示了支持:“南海到底是雄霸大阪出版业的巨头,如果和叶能留在那里就再好不过了!”但即便如此,当和叶试着问母亲何不也委托南海书房出版作品时,也一样得到了 “已经习惯与英谈社的编辑共事”的回复。

英谈社与南海书房在关西地区长期处于竞争关系。出于对竞争对手了解的需要,和叶也稍微关注过对方的风格与成绩,但到底未曾发现母亲一定坚持与英谈社合作下去的缘由。

“不过,到底为什么呢……”

“总之,还会继续尝试的。”凉子的语气里并不见任何灰心,“只要能让莲火老师开出条件,差不多就算成功一半了。”

处理完两个足以开成单行本的稿件后已将近午休。算了算时间,和叶起身走到南海书房高层别出心裁设置的室内花园里去打电话。玻璃温室里氤氲着潮湿的温暖和盎然绿意,与幕墙之外的冬季时景截然不同。

线路接通时,和叶正出神地望着下方穿城而过的淀川。

“怎么了?这个时间打电话来,我正准备去吃午餐呢。”

“还需要特意‘去吃’呀?难道不是伊织先生亲自送到办公室里么,”和叶想起之前碰巧见过的精致料理,忍俊不禁,“大冈副社长现在莫非走起了亲民路线?”

红叶当然不会吃这套调侃:“偶尔换个口味。你是特意来关心我午餐菜色的?”

“实际上是有事相求啦……”

“真是稀奇,”电波送来一声清晰的笑,“难道是来推销新作品的吗?”

“那倒没有……是关于我的堂弟、岚山会的川口聪,歌留多A段的那个——”

“——是要请我给他做今年名人战的特训?”

和叶一点都不诧异对方能一语中的。红叶向来如此。“没错。你还有空余时间么?”

“那个聪君呀,倒是很有天分……”短暂的沉默,红叶似乎在考虑如何决定,最终还是给出了肯定的答复,“可以。不过只能在周末……具体怎样安排,你几时带他来京都,见面再详细谈。”

“真是帮了大忙了,红叶。”

“我可没打算无偿帮你——大冈副社长的出场费,可是很贵哦。”

仿佛故意要和她过不去似的,红叶摆出一副睥睨姿态。

和叶败下阵来:“好啦……那算我欠你个人情,以后帮你做件事情吧?”

“哼,说得很好听。那我要你和平次君不许结婚呢?”

“诶……哈、哈?”一本正经、咄咄逼人的样子,确实让和叶吓了一跳。回过神来时,发觉手机背面已经蒙上了手心的薄汗。“不要强人所难呀!”

那边红叶乐不可支:“吓到了?吓到了吧!”

“你总是这样子,真是的……”

“嘛,看到你吓成这样,也算是娱乐到我了。”

什么嘛,这个人。

虽然知道红叶和平次间“下次见面时请做我的新娘”的陈年误会早就解开,在听到那样真假莫辨的玩笑话时也会心中突地一跳。当然,和叶知道这位曾经的“对手”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用旧梗取笑自己的机会。如此一来,不施以反击也太说不过去了——

“不说这个。你最近怎么样?和鬼丸先生之间……”

“要说多少次,我和那个人之间没有关系!”不出所料地,红叶的怒火立即爆炸开来。和叶却因那声线中压抑着的咬牙切齿而暗暗发笑:“其实我觉得鬼丸先生和红叶你看起来很相配呀。”

只不过,那个人总是做出些让人感到头大的举动来。

“在你眼里,谁和我不是登对的?”年轻女子气势里已颇带属于副社长的威压,七分轻描淡写加三分嘲讽地回嘴,“伊织也好,冲田也好,反正只要不是平次君就对了——你就是这样想的,不用解释了。”

“也、也不能这样说嘛……哈、哈哈……”

“哼,你的大山牌是什么,我早就看得一清二楚了。”

玩笑归玩笑,和叶还是没有忘记自己去电话的初衷,在结束通话前与红叶定下了见面的日期;接着又给午休中的聪传短讯说明了时间安排。她离开了玻璃温室,正犹豫要赶在高峰期前到餐厅吃饭还是去趟便利店,就看到同组的小实习生急急忙忙朝这边过来。

“快递公司的人到了,在会议室等着负责人签字……但一时也找不到负责的栗原前辈,只好麻烦远山前辈去看一眼。”

和叶大概了解这件事。每逢新书上架,南海书房总是委托签约的宅急送公司将作品送到各大书店,配送前必须有责任编辑的签名和图章。本该在办公室吃便当的前辈栗原立彰不知去向,手机也留在桌上;于是和叶让小实习生继续去找,自己先去与快递公司的来人了解情况。

“来的是大阪微笑?”

“不……似乎是一家新开的宅急便,叫‘风神’。领头的那位有点吓人……”

新来的快递公司名字让和叶有种似曾相识感,却一下子说不上来是在哪里听过。是不是曾经委托平次处理什么事件来着?

她带着疑惑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不好意思久等了,我是编辑远山,栗原刚好不在,能否先——”

“……远山小姐?”

刚才还在电话里谈及的人,此刻便出现在自己眼前,和叶觉得自己现在的表情一定颇为复杂:“鬼丸先生?”

怪不得“风神”听上去有点耳熟——那是鬼丸猛在剑道场上因迅若疾风而获得的绰号,也是他与朋友合伙创业的公司的名字。

“没想到新的合作伙伴竟然是东京风神宅急便……”不用想也知道原本业务范围固定在东京横滨一带的风神宅急便为什么把业务扩张到了关西,和叶不禁为京都的大冈副社长捏了一把汗,“真是出乎意料,更别说竟劳动鬼丸先生亲自前来承接业务了。”

“我与茨城、星熊*商议过后,认为是时候调整计划开拓新市场了。”

身材高大、头皮因剃得太短而在日光灯下泛着幽幽青色的鬼丸猛在剑道场下一贯温文和蔼。和叶与鬼丸打交道的次数不多,如若不是有平次、红叶这层关系在,她大约也会为对方凸显在外的威势和冷峻震慑而绕道走。

莫名消失的栗原终于赶来,满头大汗地一边道歉一边签了字,与鬼丸同行而来的部下开始着手搬书。和叶正预备告辞,鬼丸先一步叫住了她:“远山小姐,借一步说话?”

 

10

“服部医生,远山小姐刚刚去了您的办公室。”

接到前台咨询处打来的电话时,平次刚送走因淋巴炎前来复诊的患者。腕表显示他已经超时工作将近二十分钟;平次简单收拾了诊疗室,与隔壁的佐藤医生打了招呼,准备下班。

“辛苦啦,服部医生。”

推门而入,迎接他的正是未婚妻生气勃勃的笑容:“看起来今天的患者很多呢,我听七海护士长抱怨说今天可能又要加班了。”

“今天是七海儿子的生日,她肯定想要早点回去。”平次将工作服挂进衣橱,接过和叶早倒好的温水一饮而尽,“今年冬天天气反常,生病的人也就比之前多了不少。”

“说起来,今天栗原前辈就因为吃坏了肚子,不得不跑了一趟诊所。”和叶想起强撑着精神想要继续工作而被大家坚决劝回家的前辈,吐了吐舌头,“不过,也算是托了栗原前辈的福,我才知道,出版社最近刚和鬼丸先生的公司签了合作。”

久不见鬼丸猛,平次想了想,才回忆起来那人大学没毕业的时候就成立了一家快递服务公司,这些年在关东经济圈也算是小有名气。当时就鬼丸把绰号用来当公司名一事,自己和冲田曾颇为咋舌,冲田还大笑着评价道:“幸好铁剑*没有也开个公司……他们俩一个风神一个雷神,那还真是要搭档去演修罗能了。”

“想必是有了足够的实力,才决定插手关西市场吧。”

“与其说是为了分蛋糕而来,倒更像是别有所图……”

和叶将鬼丸对红叶的紧追不舍当做趣闻讲给他听,平次越听越觉得难以置信:“冒着失去关东市场的风险,把总部挪到京都去?”

“说是已经在大江山*买下了写字楼。鬼丸先生与我私下聊起来的时候,我也是觉得有点冒险……”

“他也太胡闹了吧!就算是为了能与大冈——不,万一大冈最后没有接受,他岂非落得两头空吗?”

平次简直不知道除了“一根筋”之外还有什么词更适合给鬼丸贴标签了。虽然他和鬼丸也算不上什么好友,但到底还带着惺惺相惜的情义,实在不愿意看到那人一时冲动而落入狼狈困境。

“据说合伙人茨城先生也很支持……”

“那家伙做什么事茨城不支持?”

“不是也挺好的嘛,”和叶笑眯眯地又倒了杯水递过来,“鬼丸先生与茨城先生,就像工藤君和平次你差不多呀。”

“差远了!工藤才不会莽莽撞撞地——”

他的话戛然而止。未婚妻一脸了然地望着他,仿佛在等他意识到自己的辩护已不攻自破。

“笨、笨蛋,不许笑!”

“是是,谨遵服部医生医嘱。”

“还有啊,”他又想起刚才和叶话中一带而过的某个词,瞪了抿着嘴忍笑的女子一眼,“以后不许和鬼丸那家伙‘私下’聊天,记住了吗?”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自己输在鬼丸手上的次数可能比他赢过冲田的次数还多。和叶那家伙……尽管怎么看都不像是喜欢光头仔的样子,但鬼丸长得也不差,防微杜渐还是大有必要。业务合作、业务合作,万一鬼丸多管闲事……或者他手下哪个不懂事的招惹和叶,自己想想就不爽。

当然,他绝对不给任何人机会就是了。

“什么嘛,”和叶做个鬼脸,“平次明明就知道鬼丸先生对红叶一心一意。”

“啧,我是担心你被他拜托了什么事……比如在大冈面前说好话之类的。现在大冈她对鬼丸避之不及,你也不想为这个又被她数落吧?”

不着痕迹地转移了话题,还成功地让和叶忘记了继续揶揄自己和工藤。平次刚想在心里欢呼“大成功”,却见和叶一下子垮下脸来:“果然,平次还是更为红叶着想的呀……”

糟糕。

“京都的初恋情人”和“自幼就有的未婚妻”本来就是两个雷区,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绕开相关的话题;女人一贯多疑,因而即便在和叶与大冈成为信友后,这也仍旧是平次最警醒的点。情形不妙,他心里的警铃大作,眼看着和叶的眼神变得隐忍幽怨,眉头轻轻蹙起,不易觉察地咬着嘴唇——

“我……和叶,不是你想的那样……”

挑战失败。正牌未婚妻已经转过身去背对着自己,双肩微耸,宛如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平次来不及多想,上前一步用力将和叶揽入怀里。

“不、不要哭……”他暗暗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和叶对着呛,一面又紧张地伸出手去抚摸和叶的发顶心,“我不是故意的,我是觉得大冈和鬼丸的事情咱们没必要掺和,就任他们发展,不然万一出点差错又要被赖上就麻烦了……”

他说不下去了,低头吻了吻怀中人的侧脸。

“对不起……”

不该让你没有安全感,也不该做出让你吃醋的事情。

“以后……不,没有下次了。”

沉默。他紧紧抱着和叶,莫名生出了一旦松手怀中人就会离他而去的错觉。又或者并非错觉?即便有再敏锐的判断和再高明的算计,也绝对不可以将其用在所爱之人的身上。无论是什么。

而后,一声细细的呼唤让他终于放下心来:“平次?”和叶的手覆上了他的。“平次……是不是被吓到了?”

“是。”

“……其实我自己也被吓到了。”

“对不——诶?”

直觉对方话里有话,平次有些犹豫地试探着松开了手,让和叶得以转身面对着自己——

面前的女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眼睫下却并没有残余的泪迹。

“其实,本来是想要和平次开个玩笑的……没想到,平次当真了。真是对不起。”

他眨了眨眼睛,和叶已经拉过他的手:“对不起,平次。”

“哈?”

“诶?”

他第一反应是“警报解除”,随即被戏弄的不甘又窜了起来。什么嘛,这家伙的演技几时这么好了,连浪速的名侦探都骗了过去……但又觉得,和叶没有因为自己的缘故感到伤心难过,与之相比就算偶尔被骗个十次八次,也并非不能接受吧。

“你这家伙。”他故作赞赏地点了点头,“居然没有闹别扭,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啊!”

“什么啊,在平次眼中我就是个小肚鸡肠的人呀?”

“所以服部平次大人我就不与你这小气鬼计较了!”

和叶还要再反驳,他反手握住她的手腕,出其不意地在对方额头上落下一吻。趁女子一时怔住,平次嘿地笑出声来:“行啦,差不多该回家了……再晚就要塞车了。”

他们就着渐渐暗淡下去的夕阳余晖乘上往寝屋川方向的JR。如同每个工作日下班高峰时一样,车厢里摩肩接踵;平次小心地将和叶圈在自己怀里,以身体将所在之处划出一方狭小的空间。透过车门玻璃,最后的天光跃动着洒落在两人身上。

平次圈紧了和叶:“晚上吃什么?”

“嗯……有点想吃花御堂的红豆羊羹,静华阿姨买过的那种。”

“在第二中学对门的那家?”

“对呀,静华阿姨不是说她还在上学的时候最爱吃了么。”

“除了羊羹呢?”

“再去买些土豆,回去做林氏盖饭怎么样?”

他微微低头,亲了亲未婚妻的鬓发:“好。”

“平次……”被他的动作蹭到,和叶痒得笑起来,推了推他的肩膀,“真是的,像个小孩子。”

如果真的有个孩子,就太好了。

如此想着,他微微扬起嘴角。

会的吧。

一定会有的。

遥望着车窗外逆向飞驰的淀川,平次虔诚地许下了这样的心愿。



——《初空》完——


—————TBC—————


注:

茨城&星熊:茨城(いばらき)取自茨木童子(いばらきどうじ),星熊则直接把星熊童子的名号截来一用。

铁剑:青山刚昌《剑勇传说》主人公,使用“雷神剑”,与使用“风神剑”的Boss鬼丸猛是对手。青山刚昌《剑勇传说》客串《名侦探柯南》的人物除铁剑、冲田总司六代目和鬼丸猛之外,还有椿美智子。

大江山:位于京都,又名丹波山或“与谢野之山”,是日本民间传说中鬼王酒吞童子的据地。


接下来进入幻想时间XDDDD

其实,往后的内容才是比较想要写的……不想简简单单写谈谈恋爱闹闹别扭的甜文,总觉得要锅碗瓢盆鸡毛蒜皮才更意思。当然,肯定也不会搞得“一块豆腐馊了”就是~

还是照常,求评论,求一起玩耍!~

评论(11)
热度(23)

© 贝岑山下小红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