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岑山下小红猴

【诸位好,我还是那个CK】
【卡斯滕•拉米劳人蜜颜粉球技黑】
【FCK-凯泽斯劳滕死忠】
【2002届本命】
【1954届花痴】

【名侦探柯南】淀川左岸物语·上之卷·初空(三)

写在前面:

A CP含关西组全员,大部分官配向,少部分逻辑拉郎向,极少部分原创向

B 含子世代与父世代故事,相关CP单章tag,不喜请跳

私设如山,因此而带来的OOC不可避免,食用请慎重

现实向,但不排除怪力乱神


前文传送门:初空(二)


本章有轻微的名柯/阴阳师crossover,请注意闪避

————————————————————


06

自昨日黄昏开始下的雪,到葬礼结束时终于有了要停的样子。

前来参加告别仪式的人在载有土御门泰介遗体的车出发前往火葬场后渐渐告辞离去,三五成群、陆陆续续沿着小路绕过大半个神社,踩着积了一夜的雪走下坡道。此情此情,让平次想起慢慢消失在天空中的鸦群。

他站在门廊下,等父亲平藏和和叶换好鞋出来。静华今天并不回寝屋川,她与母亲圭子一起留在这里,打算再多陪伴初春婆婆一段时间。人生无常,平次很能理解母亲和外祖母,对于老人来说,每一次见面都是从所剩不多的机会中又扣除了一次,因而会感到惶恐,只期盼着聚在一起的时间能多一点、再多一点。

其实,不单是老年人……谁都会这么想吧?

因此才会有对于死亡的敬畏。

皮鞋跟踏下台阶的声响让他回了神。不需要抬头看,平次也能从步行时那不紧不慢却又蓄势待发的节奏里辨认出父亲平藏,和后面跟着的、和叶略有迟疑的足音。

“我和你母亲打过招呼了。”平藏说,“雪还没停,你们两个坐我的车回去。”

平次注意到父亲眼底的乌青十分明显,因脸上皮肤干燥而显得更加黯淡。他知道平藏在忙于督导最近搞得东大阪人心惶惶的纵火魔案件,虽然从母亲那里听来的消息是也还能按时回家休息,但迫于警视厅划定的期限,偶尔也要通个宵。正因如此,平藏没有参加通夜,今早也是赶在告别仪式开始前才到来。这位警视监一向选择在家人面前隐藏事态紧急的事实,但眼圈和因匆忙洗脸后遇寒微皴的皮肤依旧出卖了他。

“不是还要去本部么?我和和叶坐JR回去吧,你忙你的——”

平藏哼了一声:“把你们放在天满桥站,我就拐弯去开会了。”

其实根本没必要,雪片几乎已经不再往下落了。平次还想再拒绝,和叶却已经很一口答应下来,显得很开心的样子:“那样就不用涉雪了!谢谢平藏伯父,又要麻烦您稍微绕远啦。”

于是平次也只好不再说什么。

周日早上的快速路畅通无阻,整个大阪似乎都被骤然而至的大雪消了音。这种天气,想要出行的人多半都是要排队去乘地铁和JR。如果不是出于赶时间的考虑,平藏也不会开着车来阿倍野;这也正是他教平次开车时告诉他要额外注意的。

柔软的皮肤带着女性独有的温度贴上了他搁在座椅上的手。

平次自车窗外收回视线,瞧见和叶抿着嘴,向自己微微一笑。

“怎么想起来要搭顺风车了?”他对未婚妻做着口型。虽然雪水沾湿了鞋袜会让人很不舒服,不过和叶也不是那种为了避免踩雪而出门脚不沾地的女人。

和叶做了个鬼脸,无声地说:“偶尔也接受一下平藏伯父的好意嘛。”

平次略一怔,随即翻了个白眼笑出来。

“说得仿佛老狐狸的好意来得很频繁一样。”

“机会难得才更要把握嘛。”

“行啦,你都说要坐车了,我还能不领情?”

和叶愤愤地“嘟”了一声。平次准确无误地捕捉到了那一丝嫌弃,脸上虽然摆出不以为然的模样,心里却不得不赞同工藤的判断:在某些理解他人心情的方面,和叶的天分确实比自己高得多。

仿佛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吧?

他注视着正兴致盎然观察大阪街道的和叶,忽然生出了一种“现在这样真是很不错”的满足感。他抬眼瞧向后视镜,正巧也遇上了平藏的目光。父子两人借着红灯的间隙对视了几秒,继而平次意识到他脑子里有一个奇怪的念头正在成形。

“你今年打算什么时候休假?”

“说不准,但是肯定得在这个事件结束后。”平藏的回答也在平次的预料之中,“怎么了?”

平次想了想,说:“有时间的话,一起去箱根……或者随便哪里吧。”他看了看睁大眼睛露出惊喜的和叶,“咱们家,还有银司郎叔叔和莲火阿姨。”

驾驶座上的人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提案的可行性。平次朝和叶努了努嘴:你不是说过想要一起去箱根搞什么家庭旅行?

“行啊,等这回结束了,我看看日程。”

和叶小小地欢呼了一下:“那我回头跟爸妈说!”

“不过啊……”

听到转折词的时候,平次有皱眉的冲动。思虑周全是本部长的必要素质,确实如此;但平次有时候觉得父亲深思熟虑得简直不像个大阪人。“不过?”

平藏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笑意:“和叶还没有嫁给你,你就很自然地把她划到咱们家来了?”

比起和叶砸在自己肩膀上不带多少力道的拳头,平次对父亲的老谋深算更加咬牙切齿。不愧是从国中时代就有“狐狸”绰号的人——银司郎也说过,平藏有着超乎寻常的猎捕本能,磨尖了爪子,耐心十足地等待对手露出破绽,然后一击致命。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父亲还有心思拿自己开玩笑,想必东大阪纵火魔案离告破也不算远了。

他透过挡风玻璃望向北面,大阪国税局的影子遥遥在望。

雪停了。

 

07

寝屋川是富有人情味的城市。

走出JR香里园站,很轻易地就被裹挟着涌入了街巷里来来往往的行人中。商店街的音箱混杂着昭和风情的美空云雀与AKB48的新单曲;周日还要加班的白领和无所事事的流浪汉在站前汇合,一起躲过料亭小伙计慌慌张张泼出来洒扫的清水;躲在电线杆后贴小广告的中年人与深夜放肆涂鸦的暴走族都要遭到手持拖把的居民委员会和单车巡警的双重追击。

无论何时都热热闹闹的城市。

因为偏离了阪神的中心经济区却又夹在大阪和京都两个大都市之间,所有新兴资讯和潮流冲到寝屋川时仍然新鲜,但城市生活节奏又不至于太卡丁卡卯。这里的市民倒因此育成了特殊的性格:既有大都市的高眼界,又不乏小城居民常见的热心和散漫。

非要说有什么遗憾,大概是不能像内圈的城区那样,得以享有“难波”的古称。但这也并不会让寝屋川人与生俱来的自豪感轻易消减一二,毕竟——

“大阪真是个好地方呀。”

身边的女子呼出一口气。白色的水雾迅速弥散,消失在由远及近的电车铃与街边刷刷的扫雪声里。太阳从密不透风的云层里挣扎着露了个脸,看样子很快气温又要回暖。被濑户内海所拥抱着的大阪,即便是下了厚厚的雪,很快也会受气候和大阪人的双重作用而迅速复原。

“雪下得有点多啊,今年。”

“有吗?这才是第二场雪吧。”

“哈?不是进了十二月就时常飘雪花吗?”

听他这么问,和叶眨眨眼,说:“平次忘了吗?新年都已经过去两周了呀。”

平次这才记起正月已然过半。说实话,从十二月到现在,医院的工作和案件委托把日程表都排满了,除了新年时陪着两家人去住吉大社初诣外确实也没有过一个放松的休日,更别说昨天和今天还去给葬礼帮忙……脱离了学生时代,新年感已经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

“我都已经忘记了。”

他们沿着街道向西走,不远处就是巴士站。这条路线对两人来说再熟悉不过,去京都念大学之前,沿这条路穿过香里园往来于东西寝屋川是每周的日常。

“很累吧,平次?”

“也没有很累,有点困而已。”

“因为通夜都没有稍微睡一会儿……”

“也是没办法嘛。”

在巴士站等车的还有几个一看就是高中生的男孩,虽然没有穿制服,但围着一本漫画杂志争先恐后地“哦这个很猛!”“下周要停刊了,什么嘛”“说是作者要去取材之类的”还是让人立刻回忆起曾有过的、相同的年纪。

逐渐明亮的阳光带来了些微上涌的倦怠感,而明天又要照常上班。虽然泰阿公也没办法决定自己到底哪天去世,平次却到底有种荒谬的郁闷感:难得的休日,本来打算和和叶出去逛逛的……之前因为工作耽搁而没能一起去今宫戎神社求竹枝,又放了她一回鸽子,也没想出什么好的主意来弥补。

他有点烦躁地抓抓头发。旁边高中生的话题已经转到了昨晚的钢巴队惨败,巴士依旧没有出现。连寝屋川也开始堵车了么?

“呐,平次。”

“……嗯。”

“头发乱了。”和叶笑眯眯地探过来,在他头发上挑了几下。“虽然乱蓬蓬的感觉也不错,不过到底还穿着西装嘛。”

平次慢慢吸了一口气。清新而微冷的空气争先恐后涌进肺叶,倦意稍微退了潮。

“我说,既然车还不来……去淀川边上走走吧?”

 

08

河畔公园斜坡上草色仍是浅浅的黄。和叶找了个看起来干燥些的地方,正要坐下,同行者先她一步将羊毛围巾摘下来铺在草地上。

“说了多少次,直接坐在地上会肚子疼……”

“知道啦,服部医生。”

对于此种一如既往教训般的口吻,和叶并不在意,自顾自抱膝坐下又拉了拉平次的大衣下摆:“平次也坐嘛。”

“会把衣服弄脏的吧。”

虽然相当嫌弃地说着,男人还是坐了下来,衣摆随意铺散开。

“反正围巾这样子也要送去干洗,一件两件都差不多啦!”

“为什么围巾会铺在地上啊,真是的……笨蛋。”

“是平次关心我嘛,我很承情哦。”

“与其说是关心,还不是怕你病了又要支使我跑前跑后——”

“有服部医生在怎么可能轻易生病呐!”

“你……”对方似乎一下子泄了气,又好气又好笑地转过脸去,“算了。”

和叶做了个鬼脸,扑倒未婚夫肩膀上:“谢——谢——平——次——啦!”

就算平次努力想把手臂从自己怀里抽出来,她也坚决抱着不放手。好不容易才看到平次露出一点轻松的模样,不再接再厉可不行。如果放任自流,向来热血又认真的平次肯定只会把压力都堆起来。医生是要救治别人的;那么医生出了状况,谁来帮助医生呢?

别的医生会怎样和叶无暇顾及,她的目标只有一个而已。

始终只有他一个人。

他们并肩望着缓缓流淌的河川。处在相对温暖的纬度,淀川终年不冻,无论春秋秋冬,自琵琶湖到大阪湾,一直以令人感到安心的姿态平稳地一路向南。

从平安到室町,从江户到平成,亘古不变。

真应该早一点去见初春婆婆呀。和叶出神地想,早一点去葛叶神社,拜访泰介先生,问一问那些旧事——关于母亲莲火,静华阿姨,还有平次……在自己不知道的年月里,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过去的事。

“这两天也辛苦你了。”

“哪有。我又不用像平次你一样东奔西跑,不过是和初春婆婆、圭子婆婆他们说说话而已。”话虽如此,平次体贴自己的这份心意仍让和叶感到温暖。平次的确跟以前很不一样了。虽然有时候还是一点就着,但也学会为身边的人考虑和让步了呀。

“话说回来,我还真是吓了一跳,”她想起初春婆婆讲的那些奇妙的掌故,还有供奉在葛叶像下的御守,“平次可能是晴明大人转世这件事……”

那方布满符咒的白帛上写着的正是平次的生辰年时。

平次哼了一声,显然早听过类似的话:“那种事情,也就骗骗你们这些无知的笨蛋啦。”

“明明是有理有据的嘛!”

对于初春婆婆的话,和叶也是半信半疑;但这半信半疑里面,“信”字上面的砝码要稍微多一些。

“静华阿姨出生的时候葛叶像发光了呀,而且平次你不是也出生在神社里吗?”

“那是因为我爸他那会儿执行危险人物,不放心把妈她一个人放在家里而已……”

“那完全可以送静华阿姨回池波道场或者直接住院呀。一定是听到了葛叶大人的召唤,”和叶越发觉得这样的解释非常有说服力,“呐你看,晴明大人是阴阳师,要收服封印很多妖怪对吧?平次到现在不也是总碰上奇怪的委托吗?”她掰着手指一一列数,“蜘蛛公馆,美国岛的人鱼,烈焰魔犬和踏水飞渡的镰鼬……对了,还有见过了不止一次的吸血鬼——”

“……都说了那是犯人想出来的诡计啦!”

“工藤君不是也说过,平次和山村警部简直就像中禅寺和木场*,随时都可以去捉妖诶。”

“喂喂喂,你难道把自己当成是千鹤子*了?”平次毫不客气的在她脑袋上拍了一下,“那你也得跟人家千鹤子夫人一样美才行啊。”

“有什么关系嘛。”和叶躲闪不及,好在平次手下有数,倒是并不疼,“那张不高兴的臭脸倒是和京极堂一模一样。”

平次“啧”了一声,扳过她的肩膀,揉了揉刚才拍到的地方:“疼吗?”

“疼……平次都不怕敲坏了吗?”

“大不了我亲自上手术台给你开颅,有什么好担心的。”平次不怀好意地咧开嘴,“你不是很信任‘服部医生’吗?”

“才、才不要!”

真好呐。

又能看见这样的平次了,真好呐。和叶嘿嘿地笑起来,当然没把平次在一旁“果然敲坏了,莫名其妙地傻笑是什么症状呢”的吐槽放在心上。从小到大,除了家人,她只把他放在最珍视的位置——在学业、合气道之前,甚至在自己之前。是值得的,只为了看到平次神采飞扬的样子,一切都是值得的。

这样优秀的男人,是属于自己的。这一事实有时她简直渴望向全世界宣布,但又会因“平次太过优秀而吸引了过多烂桃花”而心有余悸。红叶不就是个例子嘛。

说到这个,她觉得自己又找到一条平次是晴明大人转世的有力证据——鬼无里的鬼女也是红叶嘛,平次这吸引怪谈的特质还不是与晴明大人如出一辙。

“又想什么呢?”

“在想红叶啊。”

“哈?”平次满脸困惑,“冬天还没过完,你就在想秋天了?”

“不是红叶狩啦,你想到哪里了。”思维过于跳脱是文学部出身者的固有特性,但有时候跳太快也很困扰。和叶摆了摆手,忽然想起来另一件事来,于是立刻圆过去:“是大冈红叶嘛。”

未婚夫狐疑地看过来:“大冈?她怎么了?”

“刚才一下子记起来,之前小聪打电话来希望我为他引见静华阿姨,说是想要得到特训……他要参加今年的名人战。”

现年十六岁的川口聪就读于改方学园高中部,是歌留多部的主将。虽然年纪尚小,却已经被所属的岚山会称为“罕见的天赋异禀者”;既然位列A段,想要一试名人战也实属自然。

“哈?还用劳动我妈么,找个时间我陪他练就行了。”

“平次拿到百人一首的冠军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小聪可是以成为‘永世名人*’为目标的。”和叶假装翻了个白眼,又继续说,“这段时间静华阿姨肯定腾不开手,我就想,可以请红叶为他特训啊,说不定效果还更好呢。”

“切,”不满的语调里所包含的情绪有些复杂,“不过是个小鬼,心比天高呀。”

和叶不由笑起来。说别人是小鬼的人,自己也曾经是个争强好胜的小鬼——虽然平次绝对不会承认,但作为青梅竹马的和叶当然知道,这家伙直到现在也依然争强好胜呢。

总要有点缺点嘛。

虽然也算不上是什么缺点啦。

提着风筝欢叫的小孩子闯进视线。鸦天狗风筝末端长长的尾羽在冬日的风里摇曳,下面跟着张着双手随时准备接住可能摔跤孩子的母亲;做父亲的则稍微落在后面,端着相机咔嚓咔嚓按着快门。人世间的希望,大概就是这样。和叶如此想着,侧过脸去瞧身边的人。

略显耀眼的太阳被平次挡在了脑后,笼在阴影下的她能清晰地描摹出平次的每一寸面容。每一寸、带着爽朗的笑意的面容。

“呐平次——”

“我说,和叶——”

同时开口,又同时停顿。在和叶的示意下,平次挠了挠面颊:“我是说,下周末,如果没什么特别的安排,去一趟东京吧。”

“好呀,去看看兰!”和叶点点头,想象了一下好友此时大概是一副洋溢着喜悦的害羞模样,“还有沦为众矢之的的工藤君。”

“哈!那小子现在可是哪儿都去不了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平次,我们以后也会有这样的生活吧?

她远远瞧着放风筝的一家人,心中升起浅淡的歆羡。方才的话被平次一打岔,也不好意思说出来了——看来以后还是要快点适应……让脸皮稍微厚一些呀。

“为什么正月又被叫做‘初空’呢?”

完全没想到她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平次也像是被难住了。

“这个……你才是文学部的吧?”

“可是平次懂得多嘛。”

毕竟,服部平次,是到现在也依旧被称为“浪速的名侦探”的人。

“‘初空’……大概是指新的一年里,第一次见到天空的欣喜感吧?”

“是说雪后晴朗的天空吧?能让人生出希望的……透明的天空?”

“大概是吧。”

“初空啊……”

“初空呢。”

和叶闭上眼睛。渐渐地,她听见了跃着金色的、淀川汩汩的水波,仿佛在天际线下鸣响的电车铃音,遥远地乘着风降落到身边的长笛音和孩子们的笑声……还有盘桓在周围、无需特意辨认就能够认出的,平次悠长的呼吸。

“和叶。”

“嗯?”

“夏天,来这里看烟花吧。”她听见平次说,“像以前一样。”

“好呀。”

好呀。

像以前一样。


—————TBC—————


注:

中禅寺和木场:中禅寺秋彦,京极夏彦“京极堂”系列主人公,副业阴阳师;木场,中禅寺相熟的警官。

千鹤子:中禅寺千鹤子,中禅寺秋彦的夫人。

永世名人:百人一首赛事规定,连续获得五次名人头衔或总计获得七次名人头衔,就可以成为永世名人。


妈哒今天又是沙尘暴又是大风,我还傻乎乎地穿了短袖,真是冻死了。

求一个爱的抱抱暖暖手~

评论(13)
热度(22)

© 贝岑山下小红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