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岑山下小红猴

【诸位好,我还是那个CK】
【卡斯滕•拉米劳人蜜颜粉球技黑】
【FCK-凯泽斯劳滕死忠】
【2002届本命】
【1954届花痴】

【名侦探柯南】【连载/HE/喜剧】極道の妻カズハ(1)

写在前面:

黑道AU,名柯主要人物黑白立场反转。全程不需要带脑子的傻甜白喜剧,结局HE限定。

服部平次X远山和叶=不如干架!谈恋爱不如干架!
工藤新一X毛利兰=少主爱上爱抖露

私设如山+傻甜白=人物OOC+情节大狗血
不喜请慎,注意避雷。


————————————


我的名字叫工藤新一,是关东极道江户川会的唯一继承人。

在一次去看爱抖露毛利兰演唱会的路上,我遭到了老对头暴力犯课警察的枪击。

外号“琴酒”的银坂警部打伤了我的腿,为了不给组织带来麻烦,我来到了同行大阪改方组组长服部平次的地盘,隐姓埋名,暗中寻找对付琴酒的办法……

——《名Boss新一》

 

 

第一话  那个少主,暴躁

 


“你隐姓埋名个屁啊!”

房间里传来叮呤咣啷的声音。

坂上秀吉面无表情地背对着房门,后脖颈上却冷汗直冒。自打那个坐轮椅的不明来客赖在少主的办公套房里不走,几乎每天他们这些做小弟的都能听到英明神武的改方组组长一反平日酷峻地大发脾气。

但即便如此,那些摔砸东西的声响也不能盖过套房电视里传来的甜美歌声。

如果此时有人胆敢推门进入,就会惊讶于眼前的情景:关西地区最大暴力团体八鸟会的少主、改方组组长服部平次的电视里,人气偶像毛利兰正穿着粉红色洛丽塔洋装在舞台上唱唱跳跳——出道作《Honey my love❤》;而电视机面前当仁不让地霸着一台轮椅,左腿打了石膏的男子兴高采烈地挥舞着毛利兰专属应援条幅,头上扎着领带,专心致志地给偶像打call。

如果让外人知道服部平次把门关起来是在做这个,整个关西极道的脸恐怕都不好继续搁在本州岛上。好在,轮椅上的单人应援团并不是服部平次——虽然,也的确是个极道少主就是了。

“喂,工藤!你有完没完了!我要看新闻!”

制造出一地狼藉的服部平次烦躁地抓了抓头发,十分想要跟工藤新一打一架——这家伙,明明受伤了还不消停,说什么“借贵处休养两天躲避追查”,一点没有惹上麻烦的自觉。然而沉浸在偶像甜美笑容里的人根本无暇理会他,无论他摔桌踹椅,都没能把那家伙的视线从电视上拉回来半点。

跺一跺脚东大阪就要抖三抖的改方组组长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被人堂而皇之地无视——还鸠占鹊巢,简直忍不了!

……忍不了也得忍。

服部平次恨恨地踢了旁边方桌一脚,原本立在上面的台灯晃了晃,光荣坠崖牺牲。

没办法,他还需要依靠工藤新一的帮助去获取老头子青眼,好早日坐上八鸟会下一任大佬的位子。

坂上秀吉虽然看不到套房里发生的事情,也知道自家少主这些日子心情不好情有可原。大佬的心思,自然轮不着小弟们妄自揣测;但坂上秀吉到底觉得大佬有点不近人情——少主可是他的亲儿子!且不说少主少年英杰、智勇双全,单说他接手改方组之后,这个原本总被会里其他组明里暗里排挤的小团体一口气吃掉了好几个关西地区的小型暴力团,已经一跃成为八鸟会最强悍的分组之一。坂上秀吉跟着少主不到两年时间,却早就被少主的手段和魄力镇得心服口服——反正不管大佬要怎么选,他秀吉都跟定了少主!自立门户也好,暴力篡夺也好,反正只有跟着少主才有前途!

只是……听动静,少主房间里的东西又得换一批了。

坂上秀吉正这么想着,忽然听到走廊上传来脚步,不急不慢,带着女式木屐独有的咯咯声。整个八鸟会里,能这么旁若无人来去的女性不超过三位;而经常出现在少主办公室的,也就只有那一位了——

“和叶小姐!”

虽然对来人怀有复杂情绪,坂上秀吉仍然规规矩矩地行了深躬。只见视线里的振袖一挥,脑袋上就啪地挨了一扇子:“说了几次,叫大姐!”

“是,和叶大姐!”

比起“大姐”,坂上秀吉更想直接叫“大嫂”,当然慑于眼前这位织田组副长的威势,这话是死也不敢说出口的。大佬很看重织田组,虽然这个组是投诚过来的,但毕竟织田组的组长阿艳夫人就是大佬左右手远山银司郎的妻子。他们早听过传闻,说相比自己的儿子,大佬更中意远山银司郎;少主恐怕也是知道这件事,才处心积虑地想要娶到这位织田组副长为妻——远山和叶是远山银司郎的掌上明珠,有了她就相当于自动收编了岩村组和织田组啊!

“平次呢?”女声带着点不耐烦,“还和那人窝在一起看演唱会?”

“是!”

坂上秀吉不敢说少主又摔了东西;但即便他不说,远山和叶也能猜个差不离。穿振袖的织田组副长哼了一声,在门板上随意敲了两下,推门而入。

室内若有似无的香烟味道让远山和叶皱起了眉:“你们俩,谁又抽烟了?”

盘踞在办公桌上的服部平次回过头来,嘴里还叼着半根万宝路:“哟,和叶!”

“想死得早点就直说啊,”织田组副长毫不客气的一把夺过半截万宝路,朝烟灰缸里狠狠一按,“赶紧得肺癌死了,大佬就不用费心选你还是选我爸做继承人了。”

换了别人说这话,服部平次早就一脚蹬断对方七八根肋条了。但眼前的可是他未来的妻子嘛……极道之妻就要有这种睥睨众生的架势。

“好好,我不抽了。”服部平次从桌子上跳下来,“我现在一天已经抽不了半包了。”

远山和叶白了他一眼,而八鸟会少主自动将其理解为“和叶的褒奖”。

“那家伙又看了一天演唱会?”

“没错!占用我的电视看偶像,还打扮成那个样子,蠢得要命……我想看个新闻都得从手机上刷。”

两人一齐望向仍旧手舞足蹈的工藤新一。

“说他是江户川会的‘失踪少主’,估计琴酒都不会信吧。”

“嗤……啊,不说这个。你怎么来了?”

“大佬直属的一家夜总会又有蠢货闹事了,背后似乎有白金会的人撑腰。”远山和叶把几张相关人员照片压在桌子上,“夜总会在我的地盘,但眼下这个风口浪尖,我若出面说不好会让人以为是我爸授意。我想了想,觉得还是你去比较合适。”

“看着完全就是草包货色嘛。”服部平次撇撇嘴,将照片揣进口袋,“行,我一会儿就带人去清场子。”

“那我就不去了,晚上和人有约。”

服部平次原本期待能和远山和叶再多相处一会儿,这下有点诧异:“晚上要下大雨啊,你还出去?”立刻又想到了一个让他高度戒备的可能:“和男人?谁?京都那小子?”

远山和叶皱起眉:“冲田总司,什么小子小子的……”

服部平次立刻就想炸:“靠,我去收拾你的场子,你却跑去跟人约会?远山和叶你还是不是——”

织田组副长微笑:“是什么?”

是不是我服部平次的极道之妻?!

……当然不是。至少目前还不是。

远山和叶能坐到织田组副长的位置,靠的可不是大佬对她爸的偏重,也不是阿艳夫人的疼宠。能入他服部平次眼的女人自然也是狠角色:一对多揍翻东大阪暴走族飞车党,收拾得天满工高乌鸦们跪在地上喊“母亲大人”,统统都是远山和叶的光辉战绩。想收服这样的极道女子,硬碰硬不行,还得先顺毛捋。

服部平次努力做出善解人意的样子:“……是不是会太累啊?晚上处理完了白金会的喽啰,我去接你吧?”

“免了,”远山和叶将扇子收好,指了指轮椅上的工藤新一,“你要是还有多余的精力,先给这家伙找个更合适的安全房吧。”

待到穿着振袖的女子婷婷袅袅走出门去,服部平次立刻垮下脸来,呸了一声,飞身翻过沙发:“工藤!你听见她刚才说什么了吗?!她居然还要和那个冲田总司约会!”

毛利兰的演唱会接近尾声,工藤新一这时候终于有耐心转过头来看他一眼:“有什么不对的么?人冲田总司虽然有个白金会的大佬舅舅,自己可是身家清白的平民。京大毕业,律师出身,哪一样不比你这个违法乱纪的暴力团头目强?”

“你还好意思说我?”

“那我也没想娶自己竞争对头的女儿啊。”

“……靠。”服部平次一巴掌拍过去,轮椅上的工藤新一堪堪避开,“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工藤新一和她远山和叶,到底哪个更让我头大。”

工藤新一耸耸肩:“你完全可以去做掉远山一家人。”

“……然后我爸就得做掉我了。”

“那就没辙了。”江户川会的少主又把目光转向了电视,“好好享受恋爱的折磨吧,少年。”

服部平次恨得牙痒痒。

“像你这种没有心上人的家伙是不会懂的,工藤!”

——反正就是个沉迷偶像的死宅,照这情形看,江户川会以后落在这家伙手里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这么想着,服部平次似乎找回了一点平衡。然而,工藤新一就在此时认真地回过头来,丢下了一颗重磅炸弹。

“谁说我没有心上人?”

服部平次瞅着他那满身的“我爱兰”气得发笑:“是啊,全世界都知道你爱毛利兰——人家爱你吗?”

“爱啊。”

工藤新一点了点头,露出一个梦幻般的笑容。

而听到了对方接下来要说的话的服部平次,却觉得那笑容中包含着满满的嘲讽。

“我还没跟你说过吧?兰她是我女朋友啊。”

仿佛炫耀般地,工藤新一冲他挥了挥手。服部平次看清了对方左手中指上的戒指,然后随着望向电视屏幕——

毛利兰的手上有一模一样的一枚银戒。

“等我搞定了琴酒,兰就会宣布引退……然后,我们就要结婚啦!”

当办公套房内再次爆发出更猛烈的摔砸家具声时,坂上秀吉不由地开始为改方组本季度的开销担忧起来。

 

—————TBC—————


在本文中作为白道精英出场的琴酒大人自然得有一个可以印在police cetificate上的名字,故而拆分“琴(Gin)”“酒(saka)”二字重新赋以姓氏“银坂(ginsaka)”。

评论(24)
热度(96)

© 贝岑山下小红猴 | Powered by LOFTER